面對突如其來的線上教學,王府學校拿出了10年的移動學習經驗

2月17日,北京市中小學線上教學正式開始,與突如其來的疫情相比,這次線上教學更讓學校、家長、孩子措手不及。

一周時間過去,王府學校的線上教學開展有條不紊,各方反饋良好。不但學生能夠迅速適應這種教學模式,同時還收獲了家長的一眾認可,更有老師直言線上教學有面授不具備的優勢……

這場突如其來的疫情,無疑已經成為學校信息化教育的試金石,大浪淘沙之下,王府學校憑借什么迎接這次未來教育的挑戰?

■ 10年移動學習,打造今日課堂

當前各校面臨的線上教學挑戰,一方面來源于學生對學習場景不適應,另一方面是教師對線上授課平臺不了解。

在王府學校開展移動學習的10年時間里,情況則變得有所不同。

所謂移動學習是一種在移動設備幫助下的能夠在任何時間、任何地點發生的學習,這恰恰符合本次疫情中需要開展線上教學的情況。

從學習場景來講,自開展移動學習之后,王府學生的學習場景就不僅僅是課堂,還會發生在圖書館、自習室、宿舍,同學們已經有一定的自學能力和意識。

與此同時,學生對于移動設備非常熟悉,能夠熟練利用Black Board上傳課后作業、下載課件,他們獲取知識的渠道也非常多元,除了課堂、教材,可汗學院也是他們經常使用的網站。

從教師對線上教學平臺的使用來講,王府學校設有信息化教學小組,定期組織老師教研,并分享線上教學軟件。在日常授課中,王府教師也會應用課堂管理軟件、線上測試軟件輔助教學,一些老師還會用APP模擬實驗。因此,運用線上平臺教學,對他們來講沒有太大難度。

以本次線上教學為例,物理老師就會用PhET軟件模擬線上物理實驗,學生在家學習,也能夠直觀的觀察物理實驗。


▲物理課老師日常使用PhET軟件授課

至于線上教學,無論是直播還是錄播課,對于王府師生來說,都不是新鮮事。

早在2017年,王府學校物理老師楊忠誠就開始把自己的課程錄制成視頻,當時目的是為了讓一些去國外參加SAT考試的孩子,也能跟上課程進度。如今,這一舉動也為線上授課積累很多經驗。

而另一位高三年級班主任張園老師,從兩年前開始,每逢長假就會和學生開直播,目的是督促同學們在假期中保持良好學習的習慣。

王府師生對于線上學習這種模式十分熟悉,是這次線上教學能夠順利開展的重要原因。

■ 信息技術是遠程授課的保障

中國古代師徒傳習,講究“口傳心授”。

這四個字暗示教學效果與師生距離之間的關系。學生在接收大量而復雜的信息時,不論是時間的延遲還是介質的轉換,都會影響信息的傳遞,也就會影響學習效果。

線上教學想要實現“口傳心授”,避免遠程教學所產生的延遲、卡頓以及因技術問題浪費課堂時間,就要有強大的技術保障。


▲北京王府學校建設的衛星教室能夠有效解決延時與卡頓問題

北京王府學校的信息支持團隊很好的解決了這一問題。1月26日,北京市教委宣布延遲開學,王府學校信息化工作小組第一時間開始籌備線上教學相關事項,在開學前完成多款線上直播軟件測試。

教學過程中,信息中心在每個學部配備專人負責技術問題,高中部還組織20余位精通線上教學的教師,成立線上志愿者團隊,保證老師在教學過程中出現任何技術問題,都能在第一時間得到解決。

技術究竟在教學中承擔怎樣的作用,每個老師有不同的體會。一些老師將線上教學視為特殊情況的替代,而另一些老師已經對線上教學優勢欲罷不能。

“我現在其實覺得線上教學,比面授更好”楊忠誠老師說道,“因為很多課我講完平臺直接就錄下來了,同學課后有不明白,還可以回看知識點。正式開學后,我也想把課程錄下來放在網上。”

總之,信息技術是線上教學的基礎,想要學生隨時隨地都能學習,學校就也要能隨時隨地解決技術問題。

■ 線上教學與“去線上化”探索

盡管線上教學進展順利,但是更多師生和家長還是期待著傳統課堂的回歸。但無論如何,這次大規模的線上教學,都為老師和學校帶來更多教學實踐與思考。

在充分利用線上教學平臺的同時,有的老師提出教學也要“去線上化”。所謂“去線上化”是指,不能因為線上教學就忽視學習環境、課堂管理在學習中的作用,傳統課堂的一些做法需要在線上延續。

在這一點上,王府學校每節線上課除了授課老師講解,還會安排教導老師進班,輔助老師管理出勤和課堂紀律。

高三12班的數學課上,張園老師每天會穿西裝打領帶按時出現在線上課堂。每次,這位帥氣的男主播都會點亮整個直播間。

“講線上課我會穿的比平時還正式,我覺得線上課堂更要注重儀式感。”張園老師說道。

課堂上想要有效的傳遞知識,首先要確保學生的注意力集中,對于線上教學這一點顯得更為重要。打造線上課堂的儀式感,或者說注重課堂可視性,未嘗不是一個新的探索方向。

談到吸引學生的注意力,授課內容當然更加重要。

在這一特殊時期,王府學校課程融入了很多疫情相關內容,英文課增加了很多新冠、防護為主題的單詞和文本;數學課老師帶領學生利用S型增長模型預測拐點到來時間、根據比例的關系理解病毒傳染力;歷史課回溯黑死病中的歐洲史……

線上授課也給一些課程帶來了挑戰,但老師們八仙過海盡顯應對之策。

音樂老師將鏡頭對準鋼琴按鍵,直播指法,體育老師發起線上運動打卡接龍,朋友圈每天問你一遍“敢挑戰嗎?”心理老師直接公布自己電話,歡迎同學們一起聊聊天……


▲音樂直播課

▲藝術直播課

家長是線上教學體系的重要一環,學校想請家長發揮監督作用,以保證教學效果,保持通暢的家校關系是第一步。

自疫情開始以后,王府學校就非常重視信息公開,通過校長來信、調查問卷、老師電話家訪等多種形式了解家長需求,并對這些需求及時響應。

老師們在家長群及時溝通教學進度、學生作業完成情況,家長對學校情況的充分了解,是他們能夠認同學校線上教學的前提。

對于王府師生來講,疫情雖然突然,但線上教學并不突然。

自2010年起,在王廣發校長帶領下王府學校正式開展移動教學工作。此后,王府師生連續七次登上聯合國巴黎移動學習周分享經驗。2018年,王府學校成功獲選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全球移動教學最佳案例,其間與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合作撰寫并出版移動學習白皮書。

這些,都為此次疫情期間線上教學積累了寶貴經驗,也是對未來教育模式的探索。

正如王廣發校長所說,“加強信息化教學,既是對教育事業的集體考驗,更是對未來教育的提前檢閱。”